║ 記性差忘性強,不寫忘光光於是格子重開張 ║

☞ 不買睡不著,殷勤尋覓折扣好物 ♪♫♬

☞ 任性甜牙齒,日日酗咖啡嗑麵包,寫寫芝麻綠豆瑣事,偶爾穿插過去式旅行散策記事。

 

 行程:離開羅馬 → 拿坡里(Napoli) → 阿瑪菲海岸之馬奧萊(Maiori)
 夜宿:全景公寓酒店 Residence Hotel Panoramic 連結這邊
 食程:拿坡里式披薩Pizzeria Brandi

 

00.jpg

離開羅馬往南方前進的路上,原想去靜止的龐貝城(Pompeii)緬懷哀悼,
大概是這樣那樣最後變成一半的人去21世紀國立藝術博物館中心(MAXXI),另一半的人在客廳瞎扯,
回到Airbnb公寓集合收拾行李到拿坡里吃披薩午餐,一路往南,迎接阿瑪菲海岸假期。

 

sgombero10.JPG

從下了拿坡里交流道開始就能聞到海港城市特有的海水鹹味,
空氣覆著在肌膚上的觸感,即使過了這麼久,回想起來還是很活耀鮮明,
路邊二三層樓高建物圍牆的街頭塗鴉,路面電車低矮交錯的電網,整排矗立的闊葉植物,
遠方永遠都有橘黃色吊車延伸手臂,彷彿隨時都在興建不停歇的宣示,
意識到這個城市和米蘭、羅馬或是印象中的浪漫義大利不一樣,一座黑色龐克的城市。

再前進幾個路口,有了更多的發現,
行人無視紅綠燈任何號誌或標示,不顧一切往前邁進的堅決勇氣,
握住方向盤就充滿攻擊性的開車態度,馬路上模糊不清的車道分隔線,
(如果不是跟著前方的車,我們真的不知道哪裡才算是正確的車道)
突然間從快車道竄出的機車騎士,一切的一切讓我們認真懷疑自己回到台灣而不是在歐洲土地上。

更誇張的是,等紅燈時,不知從哪個角落冒出的瘦高北非移民(據說北非移民很常從這裡進入歐洲),
莫名其妙將一袋衛生紙丟進前車的車窗裡,喊著我們聽不懂的話語,
下一秒鐘車內將衛生紙丟出來,又是一聲吼叫,這畫面讓原先搖下車窗的我們立即緊閉車窗,
後來在加油站才弄懂剛剛的衛生紙互擲鬧劇是怎麼一回事,
原來跟台灣戴斗笠和花布口罩在路口穿梭兜售玉蘭花的阿姨是一樣的推銷方式,
只是手段帶點黑色暴力(直接從窗戶丟進來-->強迫推銷,不喜歡再丟出來-->拒絕買單)。

01_Fotor.jpg

在拿坡里拍攝的照片極少,兩隻手就能數完(容我部分照片從網路上尋找)
或許是整個城市瀰漫著詭譎頹廢又深不可測的氣氛所致,
畢竟這裡可是黑手黨的故鄉、義大利治安最差的城市,
在街頭東拍西拍需要更多的勇氣和好運氣(其他城市你只需要擔心扒手,這裡你要擔心的是搶劫)。

那究竟是什麼帶我們來到這裡,
目標明確意志堅定,我要在拿坡里式披薩起源地吃披薩!!!!

身為澱粉控,對披薩餅皮向來十分執著,過去的認知是這樣的:
以小麥麵粉 鹽和酵母為主要原料的義大利披薩,簡略分成 羅馬式披薩 和 拿坡里式披薩 兩種,
前者麵團製作時還會加入橄欖油,使得烤出來的披薩表層香酥薄脆,餡料選擇上也較豐富,
在義大利的能見度比後者高(還有一種切成方形的Pizza al Taglio也很常見);
後者尺寸相對較小,最基本的會抹上聖馬爾扎諾番茄糊、撒上莫扎瑞拉起司,
大多採用窯烤,外圈迷人的豹紋紋路正是窯烤的最好證明,
出爐時外圈澎起,仔細觀察切面,充滿大小不一的孔隙,組織柔軟中見口感,
咀嚼時可以感受小麥麵粉的筋性和拉扯感,這點正是個人較偏好拿坡里式披薩的原因。

 

03-3.jpg

跟著導航指示往城裡鑽,
堆在路邊的空蔬果盒、奇形怪狀的凹陷紙箱,不知道是誰拋下的幾頁報紙,看不出原來模樣的垃圾,
更髒亂更昏暗的巷弄街道在眼前漫開,
雖然這麼形容自己的家鄉有些失禮,但真心覺得這街景既熟悉又親切,
台灣每個城市的果菜市場周遭模樣不正是如此?!只是柏油路變成石板路,二丁掛換成石牆而已。

仔細想想似乎又有些不同,
行駛在地勢高低起伏的石板路上乒乒乓乓搖到頭都暈了,比台灣的巷弄還要狹窄,
部分路段明明不是單行道,卻幾乎只能容納單方通行(難怪這裡Vespa騎士特別多),
我們戰戰兢兢的碎念討論著究竟當地人怎麼會車,以及在這城市開車實在不是明智的選擇。

我們六個人都申辦了義大利國內免費通話200分鐘的sim卡,六個人合計1200分鐘非常夠用,
租來的兩台車彼此間常隨意打電話亂聊,甚至是咒罵前車不會帶路、吼 錯過交流道了啦....等等XD
透過電話討論後決定改用步行移動,絕對比在每個路口都祈禱不要冒出對向來車要好多了。

可是,停車場在哪個方向呢?
先是攔截到一位英文完全不通的伯伯,沒能得到什麼資訊,
不然那位正在路邊抽菸,表情不那麼凶悍的年輕人好了(只是他穿著皮衣讓我們多猶豫了兩秒)
年輕人英文表達能力欠佳,卻仍熱心的比手畫腳表示前面就有停車場,可以帶我們過去,
轉進停車場後才知道是由員工幫忙停車,而且必須將鑰匙留下。

想起行李箱就這麼放在車上有些危險,但也來不及把後座行李藏起來(是說可以藏去哪裡呢?)
問了費用計算方式,得到一個沒人聽得懂的義大利話答案。

 

supergarage09.JPG

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和信心,又或許僅僅是單純肚子餓血糖低,決定相信他們一次,
只是,下了車定神細看,面積不是太大的停車場裡,擺放的車輛數量眾多,
車頭接車尾 車尾接車頭,每台車之間大概只有10cm的車距,
香港電影裡回收報廢棄車的停車廠(台語的"殺肉場")大概就是這番模樣
究竟是怎麼停進去的呢?下一秒立即從員工毫不費力的流暢動作裡得到答案,
將車子打空檔,人站在車側,彎腰單手控制方向盤同時推著車前後移動,
義大利人再一次的令我感到瞠目結舌 不可思議!
(我們來打賭,這句話在義大利旅行文會不會出現超過20次?)

離開前順口問了停車場員工,有沒有在地人推薦的披薩店?
茱莉亞羅勃茲在電影《一個人的旅行》吃的Da Michele披薩如何?

唔,不建議你們吃那家(皺眉+搖頭),最傳統的老店是Pizzeria Brandi (比出大拇指),
離這裡不遠,我可以告訴你們怎麼走。(我們心想:義大利人表情手勢真多)  

拿坡里人似乎都有你會興起一絲懷疑、接著推翻自己、隱約直覺可以相信的奧妙熱情,
從剛剛帶我們來停車場的年輕人,還有現在這位停車場員工身上,雙雙體現,
你說不出這一切的一切是算計好的陷阱(推薦停車場、推薦餐廳),還是命運的湊巧安排。

 

02-4.jpg

#Pizzeria Brandi 

回來台灣之後上網查詢才知道,這間台灣人遊記鮮少提及的老店大有來頭,
義大利披薩最經典的瑪格麗特披薩正是該店創始人發明,因獻給瑪格麗特皇后而得名,
曾名列於 孤獨星球(Lonely Planet) 和 2012年米其林綠色指南(Michelin Green Guide Italy)

不過剛找了 線上查詢的米其林指南
茱莉亞羅勃茲吃的Da Michele披薩店,地圖顯示一副叉匙,而Pizzeria Brandi ,none。

02-2.jpg

02-1.jpg

在拿坡里尋找素來喜愛的拿坡里式披薩,沒有什麼比這更令人期待了,
儘管內心還是很想吃Da Michele,但友人說旅行中最美味的記憶往往是當地人推薦的,似乎也沒錯。
(剛發現Da Michele在日本惠比壽有分店,列為下次東京散步的待征服清單)

照著停車場員工指示的方向來到Pizzeria Brandi,以石板路為分隔線,兩側均為其店面,
一邊有著大型窯烤爐和廚房、對側則是純粹的用餐區,當然還有幾張擺在街道上的桌子,
此時已過用餐時間,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可以自由選擇喜歡的座位。

花體字菜單需多費點勁才看得懂,或許是羅馬鮮花廣場白披薩的緣故 XD 
旅伴們不願接受我真心誠意的建議:每人點一個披薩。
建築師友人維持到哪都要點炸薯條的堅持,忘了誰說要義大利麵 (嗯....真的有人會在麥當勞點沙拉)
在一陣略顯混亂右各自表述後完成點餐。

 

02-9_Fotor.jpg

#莫扎瑞拉起司盤(Mozzarella di Bufala)  € 8,50 

炸薯條和義大利麵上桌時沒有拍照的念頭,退為模糊的配角背景。
點到這盤實在是美麗的錯誤,是這樣的:
莫扎瑞拉起司分成 水牛牛乳製成的Bufala 乳牛牛乳製成的Fior di latte,後者價格約是前者的1/2;
印象中台北PIZZERIA OGGI餐廳,菜單上供應有瑪格麗特披薩和傳統拿坡里披薩兩款,
差異就在使用的起司是種類是Fior di latte還是Bufala,
可以選擇當然要選水牛乳酪Bufala,當時留下 乳香四溢深邃迷人 的絕佳印象。

或許是這樣的緣故,看見菜單上有關鍵字Bufala,立即喊著想嘗試水牛乳酪披薩,
頁面上方標示「aspettando la pizza」也沒多想,自以為是分類在pizza就很安心,
直到端上桌....發現自己誤解了,查詢翻譯app才知道原來直譯是「waiting for the pizza」。

先不管那些了,可以直接品嚐似乎也不錯,
莫扎瑞拉起司點綴芝麻葉和對切開來的番茄,沒有任何醬汁和佐料,
淨白圓潤光滑飽滿的Bufala,放在桌面的那瞬間在盤中搖搖晃晃微微顫抖,
刀子切開時微微泛出汁液,夾雜一些小洞,
滋味淺淡溫和 隱約帶著土味,似乎少了牛奶莫扎瑞拉有的清甜和明顯奶香,
質地緊實,組織間甚至有些不平衡的乾燥,咀嚼後殘留下近似甘蔗渣的粗纖維口感

整體而言是有趣的,但有股淡淡的失望,總覺得水牛乳酪應該不僅如此?!

後來才知道,水牛乳酪Bufala烤過之後,其特有豐沛明亮的乳香才會奔放擴散開來
據說在羅馬方言中,Bufala這詞也被用來形容枯燥無聊、令人失望的演出表演等,
換個角度思考,如果不是美麗的錯誤,怎麼會知道原來義大利當地的水牛乳酪是這般滋味呢!

 

02-12_Fotor.jpg

#披薩餃(Pizza fritta) 價格忘了

披薩餃的麵團做法和拿坡里式披薩相同,鋪上Ricotta cheese和火腿後下鍋油炸,
溫和清甜柔軟的Ricotta cheese恰如其分,
餅皮有點厚度,酥香惹人,令我想起花蓮的炸彈蔥油餅。

 

02-10_Fotor.jpg

02-11_Fotor.jpg

#水手披薩(Marinara)  € 6,00 
#瑪格麗特披薩(Margherita)   € 7,50 

直徑約12吋左右的標準拿坡里式披薩尺寸,番茄糊、蒜片、細碎奧勒岡、橄欖油組成的水手披薩,
以及番茄糊、羅勒葉、莫扎瑞拉起司,義大利代表色紅綠白組成的瑪格麗特披薩,
學習義大利人的手勢,食指在上,大拇指和中指在下,將使披薩彎曲成V型入口,
兩者餅皮Q彈帶麵粉香氣,簡單直率不複雜的美味。

後來請店員給我們辣油(從得知披薩+辣油是絕配後,到哪吃到後半張披薩都會這樣要求)
義大利店員似乎對這個要求相當開心,給了一個宛若遇到知己般的笑容。

但坦白說,私心以為在東京就可以享用到相當有水準的拿坡里式披薩,
比方表參道的Napule,個人清單內還有中目黑Pizzeria e trattoria da ISA
惠比壽Partenope、永福町La Piccola Tavola….
番茄糊的份量拿捏、羅勒葉擺放的姿態,豹紋餅皮麥香+煙燻香氣的高明程度、柔軟中見Q勁,
(過度壓抑追求完美的日本人總能將各國食物展現到極致,而且有維持穩定表現的莫名偏執)
其實台灣的台中K2小蝸牛、台北PIZZERIA OGGI餅皮都非常到位(前者尤其令人驚艷)。

雖然這麼說,這餐在我的澱粉控探究之路仍具有一定程度的代表性,
將此生必吃食物必經之地清單刪除的爽快感!

 

04-0001.jpg

用過午餐後繼續往南進,先在一個只有販賣機的公路休息站停留,
買了杯萃取時間比濃縮咖啡要長、量也較多的caffe lungo,
即使長期酗飲黑咖啡的我們也覺得過於焦苦,
乾脆嘗試義大利人最喜歡的濃縮咖啡+砂糖的喝法,加了一包砂糖進去,
溫度不夠以致於未完全溶解的砂糖顆粒在齒間摩擦碎裂,冒出近似黑糖濃郁微微焦苦的滋味

看到照片裡的紙杯想到在歐洲顯少見到塑膠製品,大概只有超市購買食物的塑膠袋是例外,
雖說歐陸料理本質上就比較少湯湯水水,外帶食物(可頌/蛋糕/披薩)大都用紙盒或紙袋裝, 
但即使是街角很不起眼的昏暗擁擠小餐館,又或者是站著吃完點心就離開的烘焙糕點店,
沒有紙盤 沒有塑膠刀叉 沒有醜醜的美耐皿,即使磨損的很有歷史痕跡,仍是貨真價實的陶瓷餐盤。

我們曾在葡萄牙超市買了洋蔥章魚罐頭想當宵夜,回到飯店才發現沒有刀叉,
晚點出門後去星巴克的料理台尋找(台灣星巴克把我們寵壞了嗎?),也找不到刀叉的蹤跡,
跑了兩三間小超市竟然還是毫無所獲,後來在里斯本靠近中國城的超市才順利買到,嗯,中國城。

還有回趕著離開但又咖啡因癮作祟,走進咖啡店問有沒有賣外帶咖啡,
義大利店員冒出匪夷所思的神情,一口回絕他們沒有紙杯,要我們在店裡喝完。
喝東西要用真正的杯子,吃飯要用適格的餐具,
個人認為,這牽涉到的不僅僅是環保議題,而是一種追求美好生活的執著與態度。

 

05-14.JPG

05-11_Fotor.jpg

05-3.jpg

看到喜歡的觀景台就停下來走一走 拍拍照,自駕公路旅行最美好的地方不就是如此?
我想義大利年輕人應該也把這些地方當成約會所在,地上常有保險套的蹤跡@_@

 

08-3.JPG

#抵達阿瑪菲海岸第一站馬奧萊(Maiori)

離開瀰漫著詭譎頹廢又深不可測氛圍的拿坡里,
約莫一個半小時車程抵達阿瑪菲海岸第一站馬奧萊(Maiori),
今晚夜宿180度無敵海景的飯店Residence Hotel Panoramic,也是這趟行程少數幾晚非Airbnb住宿,
認真計較起來,它並非臨海第一排飯店,但因為樓層高視野不受限,
走出大門跨越一個馬路斑馬線不到兩百公尺直達海岸邊,地理優勢太誘人無法拒絕,於是下訂。

na06.jpg

na08.jpg

然後,是的,我的瘋子友人傍晚又換上海灘褲帶著浴巾去跳水了!
經過一陣嬉鬧大夥也餓了,確認過大家的房間裡都有烤箱,最完美的是三個房間就有三個烤箱,
這時候,沒有人會拒絕前往超市採買晚餐食材的提議。

 

06-2.jpg

#自己煮晚餐到底是省錢還是更花錢

從穿著麻質襯衫和亮紅色卡其短褲的路人阿伯口中得知超市方向,
巴黎留學生吵著要買草莓酒、海苔先生說要氣泡水、室內設計師拿了果汁和汽水,
建築師替每個旅伴分配一盒戰斧豬排的主食份量(他用晶瑩剔透來形容手中一盒盒的豬排),
藝術家和我挑了芝麻葉和紅椒....,經過零零總總各式各樣的個人堅持和訴說想吃的食物後,
提了六七袋回飯店,要價 € 73,26,預算徹底失控!!!! (後來延伸出我們版本的超市採買省錢技巧)

 

06-7.jpg

#自己的晚餐自己煮
#今日上菜第一輪:軟質乳酪芝麻葉、火烤甜椒、起司厚切馬鈴薯、香料煎戰斧豬排

簡單分配每個烤箱的烘烤任務後各自回房,
我將豬排稍微醃漬,豪邁淋上檸檬橄欖油(超市找到的阿瑪菲地區特產)後送入烤箱,
將餐桌稍微挪動轉個方向、擺上餐具,再從櫥櫃翻出各種造型不一致的玻璃杯,
海苔先生挑好ipod裡的音樂,此時友人各自帶著食物到我們這間集合。

 

06-3.jpg

#今日上菜第二輪:熱配菜還有烤蘆筍、蕃茄、紫洋蔥
還煮了沒拍到就被喝光光的人蔘雞湯(湯包是從台灣帶過來的),溫暖東方旅人胃袋,
海岸遙遠彼端傳來的搖曳黃光,四月春微風從落地窗吹了進來,電吉他憂鬱奔放的輕快節奏,
空氣中飄散食物香氣混合甜膩草莓酒的尖銳酒精味(坦白說那瓶很難喝),
我想不出有更美好的假期了。

 

 

 2015春|南義大利。五漁村/羅馬/阿瑪菲海岸/那不勒斯/卡布里/佛羅倫斯       總分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冬瓜幫手有顆愛吃痣

冬瓜有顆愛吃痣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becca
  • "喝東西要用真正的杯子,吃飯要用適合的餐具"-認同~
  • 據說法國人即使外帶食物回家
    也絕對會放到盤子裡 坐在餐桌上吃

    好好對待食物 好好對待吃飯這件事情
    希望往後我也能以這樣的方式生活著

    冬瓜有顆愛吃痣 於 2016/06/23 22: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